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91399.com >

买束花和生活谈谈情说说爱

发布日期:2019-07-24 22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沈复说自己“爱花成癖,喜剪盆树”。他育碗莲,叹其亭亭可爱;他爱兰花,取其幽香韵致;他赏杜鹃,爱其色可久玩;待到秋日篱东菊绽,更是在千姿万华间雅兴不减。

  每到夏日,荷花初绽,芸娘便用小纱囊撮少许茶叶,放置于花心,待荷花晚含而晓绽,第二日清晨取出,烹天泉水泡之,夫妇对坐而饮,自在徜徉于茶香与荷韵间。

  在如水月色下,兰影绰绰漫上粉墙,友人为夫妇二人写载花小影。夜风微凉,月色温软,沈复与芸娘在花草旁琴瑟相谐,谁能说这样的生活不是一种诗意呢。

  此时花香不用一钱买,生活的乐趣却悄然上演。并非财富的多少,也无关纸醉金迷的欲望,幸福的来源,生活的意义,或许就在这一束亭亭的荷、一盆幽幽的兰。

  老舍爱花,所以也爱养花。他说那是生活中的一种乐趣,花开得大小好坏都不计较,只要开花,就很高兴。1950年,老舍搬进了北京一座小四合院,从此他就和夫人在院子里养起了许多的花。到了夏天满是花草时,小猫在院里没了撒欢的地,只好跑去房顶上玩。

  那些花儿,有的葱茏茂盛,有的疏影横斜,然而花虽然多,却都是质朴的花,它们涌动着的生命力,最鲜活,也最接地气,来人夸一句“好香”,便让全家都骄傲不已。

  天好时,让它们晒晒太阳,喝喝水。天坏时,便匆忙搬进屋内,手忙脚乱,争分夺秒。日复一日,都需悉心照料,不然眼看着花草枯萎,着实令人伤心难过。

  那时的母亲,白天夜晚都要接连做工,或是打工洗衣,或是家务缝补,常常到半夜还亮着那盏昏昏的油灯。可就在这样的忙碌和清贫中,母亲将院中父亲遗留下的几盆花草,照顾得细致妥帖,年年夏天都开出许多花。

  父亲的花儿曾落了,母亲便又将它育起;母亲那盏昏昏的油灯灭了,老舍又将那星火点燃,将它变作天上明晃晃的日光,洒下温热的暖意,让一院的花都尽情生长,不绝不息。

  秋去春来,花落又复花开,亲情能让岁月对人以温柔相待,寄托在花儿上的心,不曾败落,不曾慌张,在那从记忆中绵延而来的鲜活与美好中,且看时间静静地淌,且随日子慢慢地过。

  拙政园的老西门,如今苏州博物馆东部忠王府的庭院里,苍老屈曲的紫藤老枝扶摇而上,如虬龙一般伏睡,每到春暖时便苏醒吐蕊,璎珞遍垂,渲染出漫天盈盈的紫。

  这株花已四百余岁了,当年贝聿铭设计苏博时,将文征明于拙政园手植紫藤的枝条嫁接了过来,于是新的紫藤上流淌出了古老的脉搏。

  嘉靖十二年,文征明应好友王献臣之邀绘《拙政园三十一景图》,并亲手在园林中植下一株紫藤。

  一束柔紫酬知音。从春花到夏繁,从书画吟咏到纳凉清心,花叶上覆满了挚友无需言说的情谊,缠绕着江南士人才子们的才思俊逸、清朗风度。

  贝聿铭的设计是“从截然不同的文化土壤中汲取了精华,又游刃有余地在两个世界里穿越”。

  可穿越的并不只有建筑上的东方与西方,你看那依旧蓊郁的紫藤,不正穿越了古今,将数百年间的旧时故事绵延到了今天,将士人清雅和江南风度递送到了今天。苏州城里散落的紫藤花香,是绵延漫布的书卷琳琅,是未曾断绝的文脉悠悠。

  如今那株紫藤所结的种子,被游人带到了世界各处,从此那一脉文化也将在天地广阔中落地生根,自此生生不息。

  在文征明眼中,在老苏州的眼中,花又是那亘古绵延的友情与汩汩不息的风情......

  又是一年风暖日长,买束花给自己,种棵花给自己,看它时序更迭,看它开落有常,心中的耕土也退却了荒芜,染上了多情的色彩。

  你赏了花的美,它柔了你的心,让心中的那朵花儿也一同成长绽放,开出一片烂漫,和生活认真地谈谈情,向生命好好地说说爱。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我是资深二次元爱好者,京都动画大火为什么是动画史上的“至暗时刻”,问我吧!

  我是资深二次元爱好者,京都动画大火为什么是动画史上的“至暗时刻”,问我吧!